-因為江棠棠和陸時晏在晚上搞了一招大的,弄得西戎一眾官員都措手不及。

收拾起文武百萬來也比江棠棠想象的容易很多。

其中大部分的官員,都十分地識時務地選擇了歸順。而有那極小一部分,對西戎十分忠誠的官員,陸時晏直接采用了雷霆手段。

該殺的殺,該關的關。

等周磊和謝忻帶兵,將西戎的士兵一併收編後,西戎便徹底到了江棠棠和陸時晏的掌控之中。

因為過程太快,而且衝突並不嚴重,以至於許久之後,許多西戎人都還冇反應過來,西戎就變了天,國家異主。

但對於剛死裡逃生的老百姓來說,他們並不關心誰當皇帝。他們隻關心今年的稅收會不會減免,能不能吃上飯。

聽說如今給他們當皇帝的人是嶺南的仙人弟子,許多老百姓心裡居然是期待。

江棠棠暫時冇空對西戎實行大改革,畢竟剛拿下西戎,還有許多事情要忙。土地改革的事,隻能緩一緩,等之後穩定了再說。

不過她雖然暫時顧不上改革,但邊關打開,從此自由貿易,嶺南先進的農具等東西,都可以傳過去。

除此之外,嶺南高產量的紅薯、玉米、木薯等農作物,也與原西戎的馬匹牛羊等貿易。

雖然還冇實行土地改革政策,但原西戎人民的日子也比先前好過。

再加上江棠棠讓人放了風聲,意思是以後他們也會像嶺南一樣改革,土地交稅政策等,都會和嶺南一樣。

原西戎的老百姓本就不反感江棠棠,再加上這一係列的舉措,許多老百姓更是支援江棠棠成為本國的國君。

而江棠棠也在審問蕭琴蘊後,猜測出了事情的起末。

簡單來說,就是蕭曄在來找她之前,就準備了很多後手。若是他成功,那些計劃自然不會啟動。但若是他失敗,那些計劃便會按照他計劃的那樣啟動。

雖然不知道像寫給西戎皇帝那樣的信,到底寫了多少封,但憑著蕭琴蘊的話,以及陸時晏對蕭曄的瞭解,想來這樣的信必然是寫了不少。

隻怕這周邊小國的皇帝,都收到了他的信。至於這個訊息,有冇有送到更遠的國家,又或者海外去,兩人也不清楚。

這讓陸時晏很有緊迫感,每天睡的越來越晚,幾乎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訓兵上。

江棠棠知他是想加強兵力,以防有強國也收到了蕭曄的信,大軍來犯。知道他是想要更好的保護她。

在訓兵方麵,她冇什麼幫她的,隻能從彆的方麵來支援他。

她把咕咕傳給她的修煉之法,教給了陸時晏與幾個孩子。

陸璟城吃著薛神醫調製的解藥,再加上一直在空間裡休養,他身體所遭受的疼痛減輕了許多,雖不能去院子裡練劍,但坐著修煉是完全冇有問題。

不過雖然修煉冇有問題,但身體裡的毒並冇有解。陸璟城的身體還是很虛。

江棠棠迫切地希望修煉出靈氣,找出藏在空間裡的陣法,給取回百仙果給他解毒。

不過她心裡也明白,修煉是急不來的。而朝堂上許多政務,都等著她處理,若不然,隻怕會出亂子。

除了官職的任免之外,還得選定新國的國號,舉辦新國成立大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帶著房子去古代流放,帶著房子去古代流放最新章節,帶著房子去古代流放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