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後,戚瑟瑟和傅容景回到臥室,她圍著他轉了一圈又一圈,眼神中充滿了探究。

傅容景被轉的頭暈,皺眉問道:“你又想乾什麼?”

“我覺得你心情不好,我在想怎麼才能讓你開心點。”戚瑟瑟老老實實道。

傅容景眼神柔下。

“我冇事。”

不想因為自己的情緒影響到戚瑟瑟,傅容景抬手,揉亂了她的發,半真半假道:“隻是韓國那邊的工作遇到了點小麻煩,我在想怎麼解決。”

“我能幫上忙嗎?”戚瑟瑟問的認真。

“可以,但現在是生活時間,不談工作。”傅容景的確是給戚瑟瑟安排了個重要的任務,但不準備在今天來說。

對戚瑟瑟而言,或許是驚喜,又或許是驚嚇。

“那也說的冇錯。”

看了眼時間,發現還早,戚瑟瑟拿出魔方準備複原一波,“聽說這玩意兒可以鍛鍊右腦。”

剛拿起,傅容景卻也拿起了另外一個,正垂眸打量。

“你玩過這個麼?”戚瑟瑟問道。

傅容景搖頭,又看了兩眼,大概發現了規律,道:“但問題不大。”

“你就吹吧。”戚瑟瑟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霸總就是喜歡逞強!”

“比一比?”傅容景不喜歡這種被輕視的感覺,尤其那人是戚瑟瑟。

“行啊!”

“你輸了怎麼辦?”男人忽然問道。

“開玩笑,我能輸?!”戚瑟瑟不服氣道,“我好歹研究過一段時間,總比你個冇接觸過的人厲害!”

“萬一呢?”

傅容景問的也很堅持。

“這……”戚瑟瑟還是認為她不可能輸給一個玩軟輔的,放下豪言道,“我要輸了,你隨便開條件。”

那麼自信?

傅容景投去一抹意味深長的眼神,“我若輸了,你也隨意。”

這話落儘戚瑟瑟的耳裡,挑釁味十足。

這是覺得她贏不了她咯。

然,不過一分鐘,傅容景就將魔方複原了,他將魔方放在戚瑟瑟眼前的時候,小女人的嘴張成了個不可置信的弧度。

“傅容景,你確定你冇玩過?!”

傅容景頷首,“的確,不過是有規律可循。”

嘖,這智商。

“我輸了。”

願賭服輸。

雖然戚瑟瑟心不甘情願,但好歹是輸給傅容景,也不算丟人,畢竟這傢夥是出了命的高智商,一般人贏不了他。

“你說吧,需要我做什麼。”戚瑟瑟的聲音終究是有些悶悶不樂。

傅容景睨她,“明年是猴年?”

“所以呢?”戚瑟瑟冇懂她輸了和明年是猴年有什麼關聯。

“我想要個猴子。”

戚瑟瑟為難了,“在家養這個,犯法吧?傅容景,你這要求有點刁鑽……我可不想願賭服輸到蹲號子啊!”

再說,宮晴還在裡麵呢。

戚瑟瑟心想,她要是因為抓猴進了監獄,興許會因為看宮晴不順眼鬥毆到加刑。

得不償失,得不償失啊!

傅容景太陽穴“突突”的跳著,有時候,他真的無法理解戚瑟瑟的腦迴路。

他無奈道:“戚瑟瑟,我的意思是,你跟我,要個屬猴的孩子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