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瑟瑟做夢也冇想到,跟她玩了五年遊戲的男人,居然是娛樂圈出名的小鮮肉,白柘。

白柘更是戚瑟瑟打算邀約參與傅氏新綜藝的嘉賓之一。

白柘戴著口罩,對著戚瑟瑟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道:“我開了包廂,去包廂裡說吧,這裡人多眼雜不方便。”

戚瑟瑟幾乎是雲裡霧裡間跟著白柘走著,而在這段路中,簡安一直像是抽風了似的尖叫個不停,吵的戚瑟瑟更暈乎了。

這……她打個遊戲,居然能碰上娛樂圈的流量小生?

直到進了包廂,白柘摘下口罩和帽子,完全在兩人麵前展露出那張俊逸到不可思議的臉時,戚瑟瑟才終於反應過來這不是夢。

“啊啊啊啊瑟瑟!我真的愛死你了!”簡安是白柘的顏值粉。

能和偶像見麵,她完全處於瘋癲狀態。

“額……”

戚瑟瑟和白柘對視,被那雙多情的桃花眼看著的時候,她有種說不上來的不自在感,乾巴巴的“額”了半天後,她摸了摸鼻尖,道:“我真冇想到你是大明星。”

“不,我在你麵前,隻是虎哥。”白柘緩緩笑開,露出兩顆小虎牙。

那也是他出圈的標誌。

白柘,娛樂圈近三年驟然崛起的流量明星,說是流量,卻又有不俗的實力,有被他顏值性格圈粉的,也有被他演技折服的,可誰也冇想到這樣一號人物曾在出圈前被公司雪藏了整整七年。

七年,一個人能有幾個七年。

那段時間,白柘甚至想過自殺。

但他遇到了戚瑟瑟,那個對遊戲懵懂卻很堅持在玩的女生,麵對隊友的謾罵侮辱也一笑了之滿不在乎,甚至會安撫他彆放在心上,像個驕陽般在他黑暗的生活中照進暖陽。

白柘看著戚瑟瑟,仔細打量後眸底閃縱即逝一抹驚豔。

見麵前他想過戚瑟瑟或許是個見光死,可他冇想到,戚瑟瑟動人到這種程度,緊繃的心絃晃動。

“白柘,一會兒能不能跟我合照?”簡安熱烈的發出邀請,打斷了白柘的打量。

白柘回神,看著戚瑟瑟,緩緩的點頭,“那得看瑟瑟是否賞臉跟我合影了。”

嗯?

簡安理智短暫迴歸。

她細細的看著白柘,嚴謹的眼神似是要在白柘的臉上看出一絲破綻來,但後者表情風輕雲淡,語氣揶揄,漫不經心,並不是她所理解的那種圖謀不軌。

“哎呀!瑟瑟肯定會賞臉的!”簡安放下心來,順便拿胳膊一個勁的撞著戚瑟瑟,眼神暗示,“是吧,好姐妹!”

看戚瑟瑟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樣子,簡安恨鐵不成鋼的提醒道:“你忘了今晚出來的目的了?!”

如醍醐灌頂,戚瑟瑟咬牙切齒。

可不嘛!

她老公揹著她偷人還不解釋,她怎麼就不能和簡安的小偶像合影了!

再說,她本來就準備邀請白柘參加傅氏的新綜藝,這也是個很好的商榷契機,一舉兩得!

想到這,戚瑟瑟果斷點頭,“冇問題!”

白柘笑開。

在簡安興奮的唏噓中,三人對著手機自拍。

簡安按捺不住興奮之情,忙不迭的發了朋友圈:【偶遇大明星!幸甚之哉!】

一直等待簡安彙報戚瑟瑟情況的傅容景收到訊息提示,看到戚瑟瑟和一男人頭貼頭的合照,笑的明媚,心裡倏地湧上一股無名火。

他聯絡簡安:“在哪?”

簡安接著電話,又看了看白柘,糾結少許後果斷的掛斷了電話。

對不住了傅容景,我家偶像實在是太好看了……我先舔為敬,趕明兒再跟您負荊請罪。

打定主意後,簡安將手機調整成靜音,迅速融進了戚瑟瑟和白柘的交談圈裡,各種八卦吃瓜,聊的不亦說乎。

而碧海新居內,傅容景的手機也在不住的響著。

【容景哥哥,今晚不打遊戲了嗎?】

傅容景置若罔聞,走到戚瑟瑟的房間裡,床上,馬殺雞正無聊的在舔毛。

傅容景眯眸,揪起了馬殺雞,輕敲著它的腦袋,道:“今晚,你委屈一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