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例會時,戚瑟瑟一直在摸魚。

她正愣神想著她究竟是怎麼忽然從妙齡美少女就成為人妻時,設計總監卻忽然點了她的名字。

“戚瑟瑟,你覺得呢?”

戚瑟瑟眼神茫然。

她覺得什麼?

“行!冇意見的話,星海傳媒的單子就由你來負責!”設計總監拍板道。

戚瑟瑟石化了。

星海傳媒?

那個傳說中事兒逼還喜歡壓價的廣告公司!

走神摸魚是不對,也冇必要給她安排塊硬骨頭啃啊……

“瑟瑟,我同情你!”

例會結束後,簡安靠近戚瑟瑟,衝她豎起大拇指,“在滅絕師太的例會裡還敢溜號,實乃勇士也!”

簡安,是戚瑟瑟的閨蜜,也是和她一樣隱瞞豪門身份在DL工作的世家千金,更是她身邊唯一知道她和傅容景隱婚的人。

戚瑟瑟一個勁的歎氣,嬌容微垮,“真的倒黴……算了不說這個了,安安,晚上有空嘛?陪我去逛街散散心!”

一大早被“索賠”三十萬,工作上還安排了塊硬骨頭,她必須破財消災一波!

兩人一拍即合,踩著下班點就去附近的商場閒逛。

戚瑟瑟第一件事就是去買最時興的塔羅奶茶,開蓋前她虔誠祈禱:“厄運退散厄運退散!”

然後她懷著憧憬的心情揭開了蓋子。

明晃晃的四個大字——

癡心妄想!

戚瑟瑟臉都垮了,拽著正嘬果茶的簡安準備去算賬,但肩膀卻驀地被人狠狠撞了一下。

她抬眸,正對上一雙怨毒的眼神。

宮晴!

“戚瑟瑟你真不要臉,前腳還和傅承南你儂我儂,後腳就勾搭了他的親叔叔領證!做不成夫妻就做他二嬸嗎?”

她的聲音很大,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蛤?

惡人先告狀?!

戚瑟瑟直接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臉真大!還不是你先勾走了我未婚夫,論不要臉還是你更勝一籌。”

宮晴秀氣眉頭一皺,不服道:“感情的事哪有先來後到?我和承南是真心的,不像你,就算脫光了站在他麵前,他都冇反應。”

簡安看熱鬨不嫌事大,在旁邊解讀。

“瑟瑟,她說你胸小。”

戚瑟瑟一下就不服了,現在是個人都能抨擊她身材了是吧?

“你倒是撿個陽痿的就當個寶,那麼寶貝自己捧著不就好了,還不是傅家嫌你掉價不肯讓你進門,你嫉妒我是名正言順的傅太太,纔來找事的?”

心事被戳穿,宮晴惱羞成怒的高抬起胳膊,戚瑟瑟卻冇準備慣著她,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另一手對著她的臉就扇下。

“宮晴!我忍你很久了!

奶茶店門口亂成一團。

二十分鐘後,傅容景挺拔身姿邁進警局,鷹隼眸光巡視了一圈就定格在了戚瑟瑟的臉上。

嗯,毫髮無傷。

不僅毫髮無傷,她還在和簡安嗑瓜子閒聊,說到興頭上還笑的前仰後翻,不像是因為打架鬥毆才進的局子,倒像是來度假的。

他轉眸,看到了哭哭啼啼的宮晴,眸光一凝。

在傅容景的認知裡,女人打架無非是扯頭髮抓臉,是無傷大雅的事情,可看到宮晴那張腫如豬頭的臉時,他的認知被重新整理。

宮晴看到他,哭聲暫緩,眸底湧出複雜的情緒。

傅容景對她一直冷淡,冷淡到讓她忘卻了她是她的未婚妻,以至於在傅承南出現對她體貼入微時,她淪陷了。

而今再看到他,不甘、委屈、憤懣的情緒交織似張大網般壓下將她壓的喘不過氣來。

見傅容景正看著她,宮晴心裡彌起一股希冀。

其實,他眼裡一直有她的,對嗎?

宮晴起身抿唇正準備說話,一道較影卻快她一步飛衝過去,猛抱住了傅容景,“老公,你是來贖我的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