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晚上回下榻的酒店,戚瑟瑟被一雙熟悉的手拐到了對麵的房間時,她才明白簡安那句“他好,你也好”這句話的含義。

“簡安!你這個叛徒!”

簡安在門口笑的不能自已。

她拍了拍門,笑道:“戚瑟瑟,夜還長著呢!”

扭頭回屋,簡安的表情不可避免的落寞了一瞬,很快又自己給自己加油鼓勁,“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走廊之隔的房間裡,戚瑟瑟被剝了個乾淨。

她嗚咽哭著,“嗚嗚嗚……我再也不打嘴炮了。”

太可怕,後果實在是太可怕了。

傅容景終究是考慮到戚瑟瑟明天還要踩點錄製,手下留情了一波。

但疲憊了一天的戚瑟瑟還是被折騰的梨花帶淚,事後,她縮在傅容景的懷裡,可憐巴巴道:“你怎麼在濱城?”

早上,兩個人分明是分頭行動來的。

傅容景也的的確確的去了公司!

傅容景麵不改色,“到了傅氏我才知道,原來濱城有個項目需要我親自來談。”

“一想你就是騙人的。”戚瑟瑟撇嘴,推了推傅容景,說道,“我不信你,你混蛋。”

傅容景鐵臂將戚瑟瑟摟的很緊,她推了半天愣是推不開。

“走開,我要去買藥。”

“買藥?”傅容景怔忡一瞬後,才明白戚瑟瑟說的藥是個什麼東西,麵色陰沉,“我不同意。”

另一隻手,愛不釋手的在戚瑟瑟尚是平坦的小腹上來回摩挲。

大抵是家破人亡過,傅容景格外希望能和戚瑟瑟有個正常美滿的家庭。

戚瑟瑟哼唧了一聲,道:“可我還小,我也還冇做好這個準備。”

傅容景沉眉看著戚瑟瑟委屈巴巴的模樣,終究是長歎了一聲。

“好,聽你的。”

這種事,他不能不聽戚瑟瑟的意見。

每次傅容景表現出很好說話的樣子,戚瑟瑟都嚴重懷疑他在醞釀更大的陰謀。

比如,會偷偷換了給她買的藥。

戚瑟瑟凝著那片小小的白色藥片,分外小心的輕舔了一下。

咦,苦的?

傅容景眉頭忍不住的上揚了一瞬,額角青筋暴起,“戚瑟瑟,你夠了。”

戚瑟瑟連忙就把藥吞了下去。

連水都冇喝。

吃完,她就是一副乖寶寶的樣子看著傅容景,說道:“以後做措施吧,聽說吃藥會讓生理期紊亂。”

傅容景頷首。

戚瑟瑟當然是要順竿子往上爬了。

“咳咳……以後節製點。”戚瑟瑟正色道:“我們要控製次數。”

“當然了,肯定不是我不行,我是在為你的身體考慮嘛!”

她說的那叫個義正言辭。

傅容景直接亮出了簡安送的禮物——

腎寶片。

戚瑟瑟的嘴角抽了抽。

安安,你被策反的有點徹底。

戚瑟瑟頗覺失望。

馬殺雞策反了不說,她的閨蜜也被策反,每一天都是人間煉獄啊。

所以,在傅容景點了外賣的時候,戚瑟瑟含淚乾了兩碗黃芪雞湯。

隔天天剛亮,戚瑟瑟就準備從傅容景的房間溜回她原本的房間,省的被策劃部的同事們看到,各種非議。

但戚瑟瑟纔剛有起床的意思,傅容景也隨即睜開了眼。

他看著戚瑟瑟像做賊似的要溜之大吉,忽然就喊住了她,“戚瑟瑟,我有點夠了這種見不得光的感覺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