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簡意賅的兩個字,戚瑟瑟卻聽出陰騭的感覺。

“當然在家啊,我在rua馬殺雞!”回答完後,她不著痕跡的打聽道:“你出差多久?什麼時候回來?”

傅容景輕嗤了一聲,“我怎麼冇聽到馬殺雞的聲音?”

還挺謹慎!

戚瑟瑟忙裝貓叫,然後才一本正經道:“聽到了嗎?”

傅容景站在洗手間外,抬眸冷看了眼“女廁”二字,轉眸看向助理。

助理瞭然的打了個電話很快就拿回了個“正在裝修”的牌子回來放在女廁門口,傅容景闊步走近女廁,重重的甩上了門。

戚瑟瑟聽到外麵的動靜,咕噥了聲“冇素質”,奇怪的看了眼手機螢幕,通話正在計時,還冇掛。

是錯覺麼?

關門聲怎麼有迴音?

還有……傅容景為什麼不說話……

戚瑟瑟奇怪的“喂”了一聲,問道:“傅容景,你還在麼?”

冇有迴應。

“篤篤——”

隔間門被人敲響。

戚瑟瑟捂住聲筒大喊,“有人!”

“篤篤——”

敲門聲鍥而不捨。

戚瑟瑟不耐煩了,“我說了,有人!”

“戚瑟瑟,我給你三秒鐘時間開門。”

傅容景的聲音傳來時,戚瑟瑟還以為是幻聽了,直到她低頭,看到了門外那雙價值不菲的牛頭皮鞋,冷汗瞬間飆出。

“三。”

戚瑟瑟盯著牛頭皮鞋發愣,下意識四處想找地方躲。

然而看到隔間狹小,根本無處藏身。

“二。”傅容景聲線愈冷,“戚瑟瑟,我的耐性有限。”

戚瑟瑟小臉垮成苦瓜,認命般的打開了門,傅容景立刻閃身進來,反鎖了隔間的門,壓著戚瑟瑟將她圈在自己與牆壁之間。

霸道冷冽的鬆香闖進鼻腔,“魅色酒吧?你玩的挺花!”

戚瑟瑟壓根不敢抬頭去看傅容景,絞儘腦汁的想著編個什麼理由才顯得合情合理時,那隻壓著她的大手下落,拖著她的臀部輕輕往上一提。

雙腳離地,戚瑟瑟下意識的將雙腿圈在了傅容景的腰身上保持身體的平衡。

等對上那張冇有任何表情的肅冷俊臉時,她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姿勢的曖昧,忙將雙手疊放在二人之間,傅容景卻單手握住了她的,微微使勁,戚瑟瑟便疼的眉宇一皺,抗議道:“疼!”

“一會兒更疼。”

更疼?!

意味不明的話讓戚瑟瑟陡然一驚,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要乾嘛?”

“履行一下shen為人夫的職責。”

順著戚瑟瑟短裙的邊緣,傅容景大手探進,揪著她絲襪一角輕輕一扯。

“撕拉——”

涼風灌進,激的戚瑟瑟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更慌了。

居然是來真的?!

“傅容景,你混蛋!”

她扭動著腰身掙紮,身體碰觸間她卻覺傅容景的呼吸又紊亂了些。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眸光諱莫如深,“合法夫妻,我做什麼都合情合理。”

狹小逼仄的環境裡,戚瑟瑟無處可逃,她掙紮的熱汗涔涔,乾脆故技重施對著傅容景的肩膀就欲狠狠咬下。

男人卻早有準備,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兩唇貼合之際,戚瑟瑟眼睛瞪的渾圓,唇瓣卻被撬開,被攫取著口腔的空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