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瑟瑟眼尖的看清撞她的人是宮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閃到一旁。

宮晴冇想到戚瑟瑟反應迅速,她倒因為慣性來不及收力,摔倒在地。

紅酒灑了她一身。

宮晴低低尖叫,“我的高定!”

她手忙腳亂的擦拭著裙襬上的紅酒漬,神情慌亂。

“那麼珍惜?晚禮服是租來的吧?穿著身租來的禮裙還敢惹是生非?嘖……我也是真欽佩你!”戚瑟瑟居高臨下的看著宮晴,嘖道:“偷雞不成蝕把米,古人誠,不欺我呐!”

說罷她再也冇分給宮晴多餘的眼神,端莊優雅的提著裙襬,邁著貓步走向傅容景,“怎麼樣,我剛剛的身手是不是很靈活?”

傅容景看著她,薄唇微抿,“戚瑟瑟,你還是適合做啞巴新娘。”

戚瑟瑟,“???”

意思是不說話還能看,說話就一秒破功?!

毒,這嘴真毒!

戚瑟瑟試圖要挽尊。

她往前挺了挺,重重的咳嗽一聲。

傅容景視線下移,淡漠冷冽的麵容微乎其微的出現一條裂縫,“你墊了多少?”

“你……”戚瑟瑟氣極,失去理智的掐住了傅容景腰間的軟肉,杏眸微眯,威脅道,“你就說我今天美不美靚不靚就行了!”

傅容景瞥了她一眼,身體站直,戚瑟瑟好不容易纔拿捏住的“軟肋”憑空消失了。

“抱歉,我有鍛鍊的習慣。”傅容景麵不改色,然後才上下打量過戚瑟瑟,正色道,“你今天……尚可。”

能得到這個評價,戚瑟瑟也心滿意足了,畢竟這人妥妥的完美主義,能說出這兩個字已是不易了。

眼見著賓客愈發的多,戚瑟瑟自覺的開始履行女伴的職責,素白的小手一垮,熟稔的貼向了傅容景,與他一道應付著場麵。

“這位是宮小姐吧?”

傅容景作為未城的鑽石王老五,多年孑然,外界隻知道他身邊有宮家千金,但卻從未見二人同時出現過,以至於眾人見戚瑟瑟出現在傅容景身邊,都下意識的將她認成宮晴。

“我不是宮晴。”戚瑟瑟乾脆利落的否認著,順便指了某個方向,“那個纔是。”

彼時,宮晴正在角落裡擦拭著晚禮服上的紅酒漬。

剛剛那麼一摔,她精心打理的妝發都變得淩亂,正收拾間就感覺到有視線齊刷刷的朝她看來,她一愣,不明所以發生了什麼,又看眾人眼神裡不約而同的浮現了一抹失望。

直到她的視線略過人群看到了狡黠笑著的戚瑟瑟,這才恍然大悟是戚瑟瑟在編排她,落在身側的雙手一點點的緊握成拳,眼神迸發出怨毒。

戚瑟瑟遠遠瞧著,對她比了箇中指。

傅容景睨著她,“你就不怕宮晴惱羞成怒,做出什麼事來嗎?”

“嗯……”

戚瑟瑟仔細想了想,發現宮晴惱羞成怒的可能性實在太大,趕忙往傅容景身邊蹭了蹭,那人為製造出的豐滿從傅容景的胳膊上略過,觸感是那樣的不真實卻又實實在在的在他身上略起一層漣漪。

他的眸光黯了黯。

戚瑟瑟揚著小臉,笑的嬌憨純粹,“老公,你一定會保護我的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