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刷刷的說完後,兩人又不約而同的沉默了。

戚瑟瑟抿唇,遞給傅容景個“他先說”的眼神。

傅容景端看著戚瑟瑟,歎道:“彆人說什麼你也信?”

言外之意,倒是讓傅瑟瑟覺得她像個分不清黑白的傻子。

她覺得今天有必要和傅容景好好掰扯掰扯嘴的用途,似是而非的話,最容易讓人胡思亂想,但她比較懶,不喜歡動腦子。

但在說之前,戚瑟瑟決定先發泄發泄。

她伸手。

傅容景,“?”

“因為你的花邊新聞,我不高興了,我要發泄一下。”戚瑟瑟正色道,“不發泄出來,我會帶著情緒跟你討論,也可能會說出違背真心的話,這樣不好。”

“所以?”傅容景挑眉問著,視線落在麵前那隻纖纖玉手上。

“把你胳膊給我。”

傅容景大概猜出點她要乾什麼,麵部肌肉微乎其微的扯了扯,“輕點。”

某人是真的屬狗。

戚瑟瑟拽過傅容景的胳膊,將衣袖認認真真的捲起,然後——

“唔!”

傅容景自認很耐痛。

但戚瑟瑟下了死勁。

半分鐘後,戚瑟瑟神色恢複瞭如常,看著傅容景胳膊上整齊的牙印,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好,我現在能平穩心情,跟你理論一下了。”

傅容景,“……”

牙口不錯。

“就算是流言,那也得澄清楚才行,不然留在心裡就是個疙瘩。”戚瑟瑟抽了抽鼻子,小聲道,“她總在我麵前說點似是而非的話,聽得多了,我不可能不往心裡去。”

“傅容景,婚姻裡需要坦誠。”

戚瑟瑟向來是個直接的人,有什麼說什麼從不藏著掖著。

從葉純出現後,她也觀望了幾天,但傅容景完全冇有解釋的意思,她就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可今天葉純都說的那麼直接了,她必須要個解釋。

“你不告訴我,我永遠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何況那是隻會胡說八道的花蝴蝶,飛的多了,我當真了怎麼辦?”

傅容景眉宇起初是皺了片刻,似是想起了什麼不美好的會議,但還是漸漸鬆開,喃喃自語,“坦誠?”

他睨著戚瑟瑟那張嬌軟的小臉,想到了她從小的生長環境。

或許,他孑然一生習慣了,喜歡藏著掖著,以至於以為戚瑟瑟會理解他。

人和人之間,還是要溝通。

“是我冇說清楚。”傅容景眉宇徹底鬆開,目光緊鎖著戚瑟瑟,說道,“瑟瑟,葉純是我媽媽摯友的女兒,伯父幫助了我和母親不少,我理應對她多照顧些。”

說著,他頓了頓。

“是我的問題,冇分清楚界限,讓葉純以為我對她的照顧裡有彆的情愫。”

戚瑟瑟揪著關鍵詞的問道:“那到底有冇有?”

“有我會娶你?”男人反問。

戚瑟瑟絞著手指冥思苦想了半晌,說道:“傅容景,我不喜歡你總以反問的方式來回答我的問題,我覺得很不受尊重。”

傅容景沉默一瞬,道:“好,我改。”

“那你重新回答下剛纔的問題!”

“冇有。”

“那你和葉純說清楚了冇有?”

“說清楚了。”

“那……”戚瑟瑟忽然有點猶豫,但還是鼓起勇氣的、眸光湛湛的問著傅容景,“那你喜不喜歡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