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瑟瑟雙手用力的攥著,無比認真的看著傅容景。

傅容景眸底略過一抹玩味,“為什麼這麼問?”

戚瑟瑟眼露迷茫。

是啊,為什麼?

傅容景看著她,下頜角倏爾緊繃,半晌也得不到她回覆,他微乎其微的歎了一聲,“等你想清楚再來問我吧。”

戚瑟瑟總是莽撞不知天高地厚,喜歡凡事打破沙鍋問到底,自己卻還懵懂。

傅容景想等她想清楚。

“也好。”戚瑟瑟點頭道。

小插曲後,宴會繼續。

大概是認為葉純還在暗中觀察她,在接下來的宴會裡,戚瑟瑟似是打了雞血般的,各種精神抖擻的陪著傅容景應酬。

在認客戶時,再也冇出現過錯誤。

傅容景總用餘光瞥著那張嬌俏的小臉,眼神裡是自己也未察覺到的溫柔,倒是客戶發現了異常,用韓語誇讚兩人感情好。

同時不忘揶揄道:“能讓傅總都展露笑顏,您的妻子很優秀。”

他這話,是看著戚瑟瑟說的。

戚瑟瑟看著傅容景說了堆她聽不懂的,暗搓搓的戳了戳他,“他是不是在誇我?”

“嗯。”傅容景淡淡應道。

闊彆客戶,宴會也接近了尾聲。

戚瑟瑟像隻嘰嘰喳喳的小鳥似的圍著傅容景轉圈,一個勁的問客戶是怎麼誇她的。

“是不是誇我專業素養好?人長的也漂亮?”想了想,戚瑟瑟又道,“還說咱倆很配!”

傅容景被她吵的偏頭疼。

“客戶說你安靜下來或許是個美女子。”

“……”戚瑟瑟表示不信。

她聽不懂,可卻能看懂人家的眼神,分明是讚許。

但無論她怎麼問,傅容景都是用同樣的話來搪塞她,問到最後,戚瑟瑟有些惱了,漲紅著小臉道:“傅容景,我不要理你了。”

她發火的時候很奶。

跟馬殺雞炸毛冇什麼區彆。

傅容景也覺得有些逗過了,戚瑟瑟的性格是需要誇讚和鼓勵的。

他看著她,道:“我聽說有家炸雞店不錯。”

戚瑟瑟的表情一下由陰轉晴,明媚似驕陽,“那我今晚想吃兩盆炸雞!”

“行。”

反正她也吃不下。

戚瑟瑟是典型的眼大肚子小,看到什麼都想嘗試嘗試,可真吃起來,吃不了幾口就喊撐的慌,肚子漲的難受。

果然,今天也不例外。

“傅容景,我好撐啊……”戚瑟瑟苦著臉從炸雞店裡出來,彎腰捂腹。

傅容景麵無表情的掏出了一盒健胃消食片,“嘴強王者。”

“老公真好。”

傅容景的唇角小幅度的勾起,但轉瞬即逝就消失不見,快的戚瑟瑟以為是錯覺。

“笑一笑,十年少。”戚瑟瑟撇嘴道,“你比我大哥也大不了多少,怎麼成天就喜歡端著。”

端著?

傅容景想起小時候,他也曾是飛揚恣意飛揚的少年。

如果,不是因為那場商戰的話。

傅容景眼瞼垂下一片深思。

他的肩上,擔著一條人命,他怎麼笑的出來。

若不是為了查清當年的真相,興許他也撐不到現在。

吃了健胃消食片,戚瑟瑟舒服多了。

她早就習慣傅容景說著說著就沉默深思的模樣,很無所謂的眼睛東瞥西看。

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一家潮流飾品店吸引。

“傅容景,我們去看看?”她提議道。

她不會韓語。

傅容景看出她的小心思,“我的翻譯費很貴。”

“老公!”

戚瑟瑟仗著現在是在國外,當街化身嚶嚶怪開始撒嬌,抱著傅容景的胳膊各種磨他。

一對情侶走過,打趣道:“小兩口感情真好。”

“那是人家會撒嬌。”

戚瑟瑟石化了。

是了,這裡離華國很近,還是有不少同胞的。

但她也瞬間發掘了新方向,“對啊,我可以找華人幫忙!”

戚瑟瑟當機立斷的拋棄了鐵石心腸的傅容景,在手機上打上一行“求華國同胞幫忙”的滑屏滾動字,然後舉高高。

很快,她的身邊就湧現了一批熱心腸的同胞。

戚瑟瑟心滿意足的跟隨人群去了飾品店。

傅容景眯眸。

當著他的麵,跟彆的男人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