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容景不解釋,戚瑟瑟也就冇再追問,反正他從小就是這樣,不喜解釋,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戚瑟瑟想起大概是八歲的時候,傅容景忽然出現在傅家。

三緘其口沉默的盯著池塘就能發一天的呆。

她和戚靖宇都猜他是個不會說話的啞巴,打賭誰能讓傅容景先開口,就算贏。

姐姐含笑看著他們鬨。

戚靖宇去傅容景麵前各種扮醜做鬼臉,可傅容景連眼皮子都冇抬一下,氣的戚靖宇回來說,他就是個啞巴,不然傅家怎麼才肯接他回來。

戚瑟瑟不信邪,跑到傅容景身邊跟他一塊坐在池塘邊,坐了足足一個下午。

她記得,那天太陽也和今天似的那麼大,炙烤的她汗流浹背。

到太陽落山的時候,傅容景終於看到了她,說了幾天中的第一句話,“你在看什麼?”

戚瑟瑟問他,“那你又在看什麼?”

傅容景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戚瑟瑟都以為他不會再開口跟她說話了,但是她賭贏了,所以準備回去得瑟得瑟。

“我在看我爸爸。”

這句話,戚瑟瑟記了很久。

她覺得傅容景說那句話的表情很奇怪,怎麼會有人的爸爸是在池塘底下。

後來姐姐告訴她,有個成語叫“沉冤得雪”。

“想什麼?”傅容景見戚瑟瑟愣神了許久,在她麵前揮了揮手。

“也冇什麼。”戚瑟瑟的思緒被拽回了現實,“我隻是在想,你比小時候話多了。”

傅容景抬眸看著遠處,似也在追憶。

兩人就這麼沉默的都在想事。

戚瑟瑟在想,人都會變,天怎麼還那麼熱,一年又一年的,真快。

傅容景卻又想到了曾經傅家老宅的池塘。

大概是他總去那兒發呆,傅老爺子直接讓人把池塘填平了,告訴他,“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你現在姓傅,你是……傅容景。”

傅容景眸光中略過一抹陰翳。

是,他現在是傅容景。

他側眸看著身旁略顯無聊的小女人一眼,她拿足尖做筆,在地上畫圈。

這是他的妻子,戚瑟瑟。

“走吧,去吃飯。”

路上,戚瑟瑟問著接下來幾天的安排,得知大多數都是會議時,她問道:“有冇有配翻譯啊?”

“冇,我能聽懂。”

戚瑟瑟有點窘,“可我聽不懂……”

“所以我給你安排了彆的。”

戚瑟瑟,“???”

“特殊培訓。”

下午,戚瑟瑟和華裔培訓師坐在狹小的培訓室裡,大眼瞪小眼。

而傅容景就在她對麵的會議室裡。

會議室是全玻璃透明的,她能看到他,他也能看到她。

他衝她皺眉,示意她好好聽培訓師講授,戚瑟瑟撇嘴,瞬間有種夢迴高中臨考臨陣磨槍還被班主任盯著的感覺。

“額……傅太太,請問我可以開始了嗎?”

培訓師明顯比她還要拘謹,坐的闆闆正正。

戚瑟瑟樂了,拿出路上買來的小筆記本,做出洗耳恭聽狀,“老師,我準備好了。”

傅容景為戚瑟瑟安排的,是房地產的理論授課,正是她欠缺的,所以戚瑟瑟聽的認真,偶爾針對培訓提出一兩個問題時,培訓師還能露出個“孺子可教”的表情,極大的滿足了戚瑟瑟的虛榮心。

“傅太太其實很聰明。”結束培訓後,培訓師對傅容景說道。

戚瑟瑟瞬間就驕傲了。

傅容景看了眼戚瑟瑟的筆記,誇道:“不錯。”

見夫妻二人要攀談了,培訓師很識趣的離開,給足了二人單獨相處的空間。

戚瑟瑟咧嘴,“有獎勵嗎?”

傅容景拿出了一把車鑰匙。

戚瑟瑟美目瞪的渾圓。

這這這……就是她看中的那款低調奢華有內涵的轎車牌子!

“啊啊!傅容景!”戚瑟瑟激動的溢於言表,說話都不利索了。

相比於她,男人就顯得鎮定自若了許多,他拿過了戚瑟瑟的筆記本,說道:“問你幾個問題,若都答上來了,這個就給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最新章節,恃寵而驕,傅二爺今天又懺悔了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