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身世(14)

剛因為錢太後對他的關心,而稍稍放心的秦成燁,此刻內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他暗自咬牙,穩了穩心神,強裝鎮定道:“水,水月山莊?母後,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問起這個了?”

錢太後好似並冇有看到他的失態,語氣淡淡道:“哀家就是突然想起青竹和石磊了,他們自小就跟著哀家,對哀家向來衷心耿耿。哀家實在想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背叛哀家?”

“母,母後,他,他們不過就是兩個下人而已,又何必讓您費神?當年,您不在朕的身邊,他們看朕不過就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孩子,又想要侵占母後留給朕的東西,就聯手被背叛了母後您的囑托,也幸虧當年朕命大,這纔等到了母後的救援。”

秦成燁說著,還使勁擠出來兩滴眼淚,一副傷心難過的模樣。

“哦,是嗎?你說當時整個水月山莊都被他們控製了,那你一個小娃娃又是怎麼逃出來的呢?”太後的聲音輕輕的,但是莫名地卻透著一股冷意,讓秦成燁不由打了一個哆嗦。

秦成燁:“朕,朕就是趁他們睡覺,放了一把火......”

“放火?你當年跟哀家說,那火不是青竹他們放的嗎?”錢太後疑惑道。

“對,是,是他們放的。過去那麼多年了,朕,朕就是有點想不起來了......”秦成燁支支吾吾的,因為緊張,額頭上更是不斷地往外冒著冷汗。

就在這時,殷太妃突然上前,拉著錢太後的手同時,擋在秦成燁的麵前:“姐姐,你這是怎麼了?你忘了,那年那事,燁兒可是被嚇的不輕,很多事情記不起來也是正常,你就彆逼他了。昨兒個,他還被軒轅翊一群人逼到那種境地,現在還心悸的不行呢,要是我們再逼他,不是跟軒轅翊他們一眼了嗎?”

說完,她看向錢太後,發現錢太後不但冇有如往常一般心疼安慰秦成燁,甚至看向他的目光裡還帶了一抹審視,心不由咯噔了一聲。

錢太後輕輕拉開擋在她麵前的殷太妃,然後道:“燁兒,三天後,你跟哀家一起去一趟百越村吧。雖然你是滄瀾的皇帝,但是也是百越的子孫,身上流著百越的血脈,這麼多年了,也該去祭拜祭拜百越的祖先了。”

說完,不等秦成燁的回覆,轉身攙扶著蘭嬤嬤的手,便離開了。

但是就在踏出殿門口時,錢太後突然回頭,看秦成燁,目光幽幽道:“對了,哀家記得我兒出生那會便對牛奶過敏,剛纔那碗銀耳蓮子羹,哀家不小心加了些牛奶進去。燁兒,你現在可覺得哪裡不舒服?”

秦成燁的臉倏地白了,慌亂間他猛地捂著肚子,一臉痛苦道:“對,朕,朕確實有些不舒服!來人,快傳太醫!”

一時間,整個禦乾殿亂了起來。

錢太後淡淡地看著這一幕,眼神暗了暗,隨即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

當錢太後的身影徹底在他們麵前消失,殿門重新關閉時,原本還捂著肚子,一臉難受的秦成燁猛地直起身,手一揮,把桌案上所有的東西掃落在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最新章節,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