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身世(20)

錢太後目光灼灼地看著雲夜,聲音微顫道:“雲夜,雲夜,真是個好孩子。哀家替他跟你道歉。你這孩子,哀家一看就喜歡。”

說著,忍不住上前去拉雲夜的手。

雲夜下意識地想要躲開,但是在對上麵前這人眼中的期盼時,又莫名地把手放了回去。

“哎呀,你的手怎麼那麼涼?山裡的氣溫不比城裡,你這一看就是穿少了,蘭嬤嬤......”

蘭嬤嬤立刻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披風,紅著眼圈給雲夜披上。

饒是這樣,太後還覺得不安心,一直在詢問雲夜有冇有吃好睡好,覺不覺得冷。

看著對雲夜噓寒問暖的錢太後,秦成燁的眼中儘是怨毒。

老東西,這可是你自找的。

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她活過今天的。

他發誓,今天他們帶給他的羞辱,他一定會千倍百倍地還給他們!

雲卿看著憤怒到整張臉幾乎變形的秦成燁,微微偏了偏頭,唇角勾起一絲玩味的弧度。

===

約莫一刻鐘的功夫,眾人便抵達了清峽穀的山穀口。

不等錢太後等人下轎,兩個長相相似,身穿百越族衣服的族人便熱情地迎了出來。

“草民常興,常榮參見皇上太後,願皇上太後萬福金安!”

錢太後走下轎攆,扶著雲夜的手,淡聲道:“起來吧!怎麼讓你們兄弟兩出來了,族長他們呢?”

常興聞言立馬上前回道:“回太後,族長以及族中長老已在宗廟等候陛下和太後大駕了。”

一旁的常榮不敢示弱,接著道:“族長說了,這畢竟是皇帝陛下第一次來百越族村,一切吃穿用度皆是最上品的,陛下一會您要還是有什麼要求,儘管提便是。”

說著,滿目殷勤地看著秦成燁。

秦成燁被這樣討好,一路上鬱結的心氣總算舒坦了不少。

他揚著下巴,傲慢道:“朕此次來是祭奠先祖的,一切從簡便可!”

常興,常榮兩兄弟當即諂笑著誇讚道:“皇上體恤,實乃我們百越之福氣啊。”

錢太後看著還在不斷恭維的兩人,冷冷地出聲打斷道:“時辰不早了,我們進去吧。”

百越祭司的時辰是正午時分。

隻有在正午,太陽最猛烈的時候,祭石的效用才能發揮到最大。

不成想,下一刻,卻被常興常榮兩人給擋住了。

“太後孃娘,族中有規矩,外人不得隨意入內,族長交給草民的名單裡,可冇有這兩人的名字!”

錢太後蹙眉不悅道:“他們是哀家的人,哀家帶人還不行嗎?”

“這......”常興兩兄弟頓時露出一臉為難的表情。

秦成燁山前勸說道:“母後,祭祀先祖,畢竟是我們族內自己的事情,雲卿他們進去確實不太妥當吧。”

不成想,錢太後卻死死地抓著雲夜的手不放:“哀家說了,他們是哀家的人,帶他們進去是哀家的決定,有什麼事情,哀家負責。”

說著,她拉上雲夜,抬步就往穀內走去。

身後所有的隨行侍衛都被留在了穀外,隻留了兩個護衛跟著一起,徒步朝著穀內走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最新章節,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