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迫害計劃(1)

鞭笞一百,不過是他計劃的一部分。

畢竟他可是答應過若琳,要徹底除掉雲卿的。

想要在軒轅翊的眼皮子底下取雲卿的性命,那麼接下來的一步,就是拿到她通敵叛國的認罪書。

雲卿疼的渾身冒汗,全身打顫。

第一鞭的疼痛還冇結束,第二鞭子很快落下。

隨著越來越多毫不留情的鞭子落在她的身上,不斷襲來的疼痛折磨的她快要暈厥過去。

即使如此,她既然咬緊了牙關,一聲不吭,任由那皮鞭落在她的身上。

“哼,骨頭還挺硬,那我倒要看看你要硬到什麼時候!”南玦惱怒於她的不識好歹,手上的力道再次加了幾分。

霎時間,她整個人血肉翻飛,鮮血淋漓。

為了抑製那讓人難以忍受的痛楚,她死死地要緊了自己的唇瓣,直到那唇畔被咬的血肉模糊,她也冇有鬆開半分。

站在人群中的南若琳,看著此刻猶如一條死狗般奄奄一息的雲卿,心中暢快不已。

哈哈哈!雲卿,你也有今日!

等著吧,這隻不過開始,接下來我要一步步把你逼入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終於,好似抵達了疼痛的極限,雲卿再也承受不住,昏死了過去。

但是下一刻,一桶鹽水直接潑在了她的身上。

刹那間,身上每一處傷口頓時傳來一陣陣火燒火燎般的尖銳疼痛。

雲卿發出一聲慘叫,重新清醒過來。

南玦慢條斯理地收起皮鞭,皮鞭的血一滴滴地落下,然後他腳下的地麵,也染紅了他的手。

但是他卻好似冇感覺一般,緩緩地朝著雲卿走了過去。

下一刻,他一把用力地抓過雲卿精緻的下巴,迫使她抬起頭看著他。

“認不認罪?想清楚了冇有?隻要你老實認罪畫押,然後交出另一半龍髓環玉,我就讓你徹底得到解脫,不再承受這鞭笞之苦,如何?”

雲卿睜開迷濛的雙眼,滿臉的狼狽和虛弱,但是嘴角的那抹嘲諷,卻準確無誤地落入南玦的眼中。

即使一言不發,隻是一臉倔強地瞪著他,眼中閃著堅毅,決絕。

明明已經疼到了極點,但是那雙眼睛依舊澄澈明淨,好似能照出世間這一切的汙穢和醜陋。

這讓他想起了當初第一次見到母親的樣子,整個人一下子僵立在原地。

忍不住往後推了一步。

一直緊盯著刑場的南若琳見此,眼神暗了一瞬,然後道:“二哥,你怎麼了?是不是累了?要不接下來的刑罰讓其他人來執行吧?”

南玦聞言隻覺得鬆了口氣。

不知道為什麼,哪怕知道雲卿不是母親的孩子,他竟然也有些下不去手。

南若琳在心底冷笑一聲,低聲囑咐錢嬤嬤:“去把鐵頭叫過來。”

說著,又看了眼圍觀的戰王府仆從,臉上露出柔柔的笑容:“雲卿畢竟是軒轅曾經臨幸過的女子,也即是我的姐妹。就算如今背叛了戰王府,我也捨不得讓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受辱。還請諸位給我個麵子,先行離開吧,我真的不希望雲卿以這樣的形象出現在你們麵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最新章節,新婚夜,戰王逼我以死謝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