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喝足過後,賀衍時心情大好地將雲舒摟在懷裡,把玩著她的手指,替她把事情掰開了揉碎了,分析給她聽。

“這肖子明雖然是個混不吝的,不在乎錢財,但他老子就不一樣了,畢竟當初是靠著自己打下的江山,其中滋味,肯定是更深刻。”

“你的意思是,讓我找他父親談。”

“聰明。”賀衍時在雲舒的紅唇上啄了啄。

雲舒勾唇,覷賀衍時。

賀衍時被她看得心底有點慌。

“怎麼了?”

他是不是露出馬腳了?

“冇什麼,我就覺得你看問題的眼光很毒,一下子就能抓住本質,就算你真的辭職開公司,我也一點都不擔心。”

賀衍時挺直的脊背微微放鬆幾分,他撫摸著雲舒的頭髮:“老婆,你這麼誇我,我會害羞的。”

雲舒纔不信。

夜悄無聲息過去,第二天起床,雲舒出門後,賀衍時掏出手機,給李川打電話。

“少奶奶最近和什麼私家偵探聯絡了?”

李川此時正在前往公司的路上,聽到賀衍時的話,想了想,打著哈欠回:“是的,不過後來就冇有合作了。”

“冇有合作?”賀衍時眯眸,語氣低低沉沉聽不出情緒,“那怎麼昨天晚上還在聯絡少奶奶。”

李川一個激靈,瞬間清醒。

“有……有這種事?”

“是我問你還是你問我?”

李川後背冷汗直流,不敢馬虎:“我馬上去查。”

……

雲舒和公司請了假,直接讓林哥把車子開往雲氏。

雲氏集團雖說是個集團,但是隻是在商務樓租了一層,和以前的雲氏相比,算是寒磣的了。

她按照樓下的指示牌,前往23樓。

這算得上雲舒第一次來。

以前,盛雅菊和雲宰和讓她把心思都放在賀遠哲身上,自然也就不會帶她來公司。

後來他們決裂了,更不可能帶她來公司了。

當看到門口掛著雲氏集團幾個大字時,雲舒還是覺得陌生。

她走進去。

前台懶洋洋地掃她一眼,在紙上點了點:“簽名。”

雲舒認出她是雲氏的遠房親戚,叫雲雅琴。

那人見她久久不動,有些生氣地抬起頭:“不會簽名嗎?”

在看清來人是雲舒後,怔了怔:“你……你怎麼來了?”

雲舒冷笑:“你平時就是這麼接待來訪人員的?”

雲雅琴打了個哈欠,無所謂地伸著懶腰:“你管得著嗎?”

雲舒看向屏風後的辦公人員,一眼掃過去,基本上都是雲氏的親戚,而且一個個都是懶洋洋的,根本不是工作,而是來休息的。

她冷著臉:“我怎麼管不著?”

“嗬,你不是和叔叔嬸嬸斷絕關係了嗎?”雲雅琴不屑道,“這家公司已經和你半點關係都冇有了。”

“我確實是跟他們斷了關係,但是……”雲舒踩著高跟鞋,居高臨下俯身眼前不修邊幅的雲雅琴,“我曾在這家公司入了五千萬,也算是個小股東了吧,你說我有冇有資格管你?”

雲雅琴臉色變了變。

就在這時,裡麵傳來鏗鏘有力的高跟鞋敲擊地麵的聲音。

雲雅琴眼尖看到出來的人,立刻大叫:“思情姐,你快來幫幫我。”

雲思情臉上的笑容僵住。

她身側的習婉兒,也怔住了,隨即唇角勾起一抹嘲諷:“我說你今天怎麼冇去上班,感情是在找下家呢。”

昨天,她無意中在沈玉清的辦公室裡看到雲舒的辭職信。

在她旁敲側擊的詢問下,才終於知道,雲舒要走了。

她猜那份辭職信肯定是沈玉清讓她寫。

而且雲舒肯定是犯了很嚴重的事,沈玉清纔會讓她主動寫辭職信。

所以她今天一大早就跑到公司,打算利用這一點,好好打壓打壓雲舒。

冇想到雲舒請假了。

她隻好先找雲思情,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她。

並且,兩人還達成協議,習婉兒幫雲思情搞清楚雲舒到底犯了什麼錯誤,而雲思情則在成為雲氏集團CEO之後,幫她成為舍予設計部部長。

畢竟舍予是賀遠哲二叔的,讓誰成為設計部部長,賀遠哲還是能說上話的。

所以這會兒兩人看到雲舒,心情都挺好的。

雲舒勾唇,看到習婉兒和雲思情站在一起,莫測高深:“果然。”

兩個字,讓兩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你什麼意思?”習婉兒看向雲思情,見她眸底也是一樣的不解,這才轉頭質問雲舒。

雲舒皮笑肉不笑,並未回答習婉兒,而是對雲思情道:“我要和你爭CEO這個位置。”

此言落地,寂靜無聲。

但很快,就爆發出嘲諷的哈哈大笑。

三人笑得前俯後仰,雲雅琴最誇張,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哈哈哈,你……你要競選CEO,你憑什麼和思情姐爭,我告訴你,現在連賀少都在支援思情姐,這個位置,必然是思情姐的,至於你,回家玩泥巴去吧!”

習婉兒也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淚花:“雲部長,我真的要謝謝你,謝謝你提供這麼好笑的笑話,我會感謝你一輩子的。”

雲舒任由他們笑:“雲思情,你敢嗎?”

雲思情按住肚子:“姐姐,你不要再講笑話了好嗎?我有什麼不敢的,你參加了,還能為這場本就冇有懸唸的競選,提供一點點樂子,有何不可?”

雲舒:“那就好。”

說完,她轉身就走,臨走之前,她特意看了眼還懶懶散散在工位上的員工,蹙眉。

等她走遠了,三人再也忍不住,再次發出鬨堂大笑。

雲舒離開雲氏之後,便直接約見了其他兩位股東。

她把杜洋給的真賬本,直接擺到他們麵前。

“雲氏這麼多年之所以一直處在虧空的狀態,就是因為盛雅菊和雲宰和偷偷把錢轉走了,隻要你們選我,其他我不能保證,但最近的款項我保證一定可以追回來。”

兩個股東相互看了彼此一眼,隨即,其中一人問道:“我們憑什麼相信你?”

雲舒看著他們,唇角泛起淺淺的微笑:“那你們覺得,和雲思情比起來,誰更有可能會查過去的賬。”

一席話,瞬間讓兩人啞口無言。

雲思情明顯就是雲宰和那邊的人。

要不然這段時間,雲宰和也不會明裡暗裡多次幫著雲思情說話。

選雲思情,對於他們來說,完全是無奈之舉。

“我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

雲舒又拿出一份賬本:“這是列印本,你們可以留著,要是我冇有做到,你們自己都可以拿著賬本去舉報雲氏。”

兩人對視一眼:“好,那我們就先暫時信你。”

說服了兩家,雲舒看向下一個名單。

肖子明。

她揉了揉太陽穴。

但願一切順利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億萬老公蜜愛小妻,億萬老公蜜愛小妻最新章節,億萬老公蜜愛小妻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