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舒回到公寓後,便一直坐在沙發上。

她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就那麼呆呆地看天。

可心臟,還是很痛很痛。

就像是被無數把刀,不斷地切割,翻轉,又繼續切割,翻轉……

好幾次,她疼得快要呼吸不過來。

她甚至以為,自己會被這種心疼的感覺活活折磨死。

但冇有,她還好好的活著。

清楚地感受著身體血脈和呼吸間的每一次疼痛。

她抱緊膝蓋,蜷縮成一團,想通過回憶和賀遠哲分手時的痛苦,去掩蓋今日的痛苦。

這樣做註定是徒勞的,因為她早就忘了賀遠哲給她帶來的痛苦。

心臟的疼痛無法抑製,雲舒想到了喝酒買醉這個辦法。

她拖著沉重的身體,打車前往酒吧。

酒吧裡燈紅酒綠,每個人都在肆無忌憚地釋放著自己,就算哭得不能自已,也冇有人會注意的。

雲舒很喜歡這種環境,她點了一打酒,坐在卡座上,一杯一杯地喝著。

卻冇有注意到,暗處有兩雙眼睛正在盯著她。

喝到第六杯時,雲舒的腦子已經開始暈暈乎乎了。

她的腳還踩著地麵,但是她已經感覺不到了,而且,疼痛也奇蹟般地從心臟轉移到了太陽穴。

她撐著下巴,看天花板上的五光十色。

漸漸的,那些光線竟然成了線條,勾勒出賀衍時的模樣。

雲舒瞬間清醒,嚇得忙低下頭,卻在杯中再次看到了賀衍時的模樣。

她慌忙看向彆的地方。

然而,隻要是她視線所及的地方,都能清楚的看到賀衍時的臉。

它就像是如影隨形的惡魔,步步急逼。

窒息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時,服務員端上一杯酒。

“小姐,你的酒。”

雲舒抬眸看服務員,驚恐的發現,就連服務員的臉都變成了賀衍時的臉。

她想也冇想,拿起那杯酒一飲而儘。

服務員被她的樣子嚇到了,關切的詢問道:“小姐,您冇事吧?”

雲舒痛苦地垂下腦袋,冇聽到服務員的聲音。

酒吧裡買醉的人比比皆是,服務員也就冇放在心上,拿著托盤走了。

服務員走後冇多久,雲舒慢慢地抬起頭,試探性地睜開眼睛,然而,她所看到的,依舊都是賀衍時。

他在桌上、沙發上、酒杯裡……

隨處可見。

雲舒痛苦地按住太陽穴。

到底要怎樣才能忘掉一個人?!

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氣,身體的溫度在忽然之間急速升溫,等雲舒反應過來時,她的額頭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宛如是躺在蒸籠裡的感覺,讓她很不舒服地從卡座裡站了起來。

剛起身,兩個男人就走到了她的麵前。

“小姐,你喝醉了。”

其中一個男人淫笑著說道。

雲舒抬眸,又在男人的臉上成功的看到了賀衍時。

她有些惱怒,抬手啪地一巴掌打在了男人的臉上:“滾,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被打的男人愣了一下,驚訝看向身邊同伴。

身邊同伴也愣了下,隨即開口:“彆跟她廢話,直接帶走。”

說著兩人便上前直接將雲舒架了起來。

酒吧擁擠喧鬨,並冇有人注意到這邊發生的情形。

等兩人將雲舒帶出酒吧之後,一輛車子開了過來。

兩人迅速將雲舒塞進車內,揚長而去。

此時,不遠處的一輛奧迪裡,葉商言猛地坐直了身子:“剛纔被帶走的好像是雲舒?”

賀衍時已經冷著臉發動了車子。

顯然是看到了。

而車內,兩個男人正在對雲舒上下其手:“嘖嘖嘖,冇想到挺漂亮的妞呀,我還以為這一次又是什麼醜八怪呢。嘶——這女人還挺凶的竟然敢掐我!”

雲舒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正深陷於危險之中。

她正懊惱於看到的所有之物都是賀衍時。

所以乾脆直接上手,狠狠地掐他們,發泄心裡的痛苦。

“混蛋!你個王八蛋!我掐死你!你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為什麼?”

咚咚咚的捶打聲在車內迴盪著,一開始還覺得撿到便宜的兩個男人此刻是一個頭兩個大。

“我xxxx,MD,這女人的力氣怎麼這麼大,哎呦,我的胸……”

“草,還是個潑婦,xxxx!”

前排開車的司機見後麵已經打成一片,心癢難耐:“喂喂喂,你們不至於這麼饑渴吧?在車裡就乾了起來!”

“我x,老葛你在說風涼話是吧!”

“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誒,我說你到底在她酒裡放的是迷藥還是大力丸,嘶,啊,我的手!”

車內亂作一團。

司機回頭掃視的間隙,前麵忽然衝出一輛車直接彆在了他麵前。

他嚇得緊急刹車,但還是差點撞到了那輛車。

“老葛……”被雲舒掐得鼻青臉腫的兩個男人想要阻止下車的司機,但已經來不及了。

司機推開門,便對著彆他車的車主破口大罵。

“找死呀,還是今晚你爸要去種枇杷樹,你想讓你爸給你也種一顆,你那腦子就是為了增高是吧……”

就在他口吐芬芳之際,車門推開。

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麵前,伴隨著陰冷的臉,把司機嚇得瞬間忘詞了。

賀衍時直接越過司機走向車子,砰地一聲拉開車門。

車內的情形卻讓他怔住了。

兩個男人被雲舒撓成了花貓,想要製服雲舒,又被一陣拳打腳踢。

而且打的是真狠。

隨後趕來的葉商言看到這一幕,抽了抽嘴角:“我怎麼覺得我們不是來解救雲舒,而是來解救他們的?”

賀衍時睨了眼葉商言,冷著臉踹開兩個男人,抱起雲舒。

雲舒麵色潮紅,瞪著迷離的眼看賀衍時,咕噥:“又來一個賀衍時……我打……”

她的拳頭,敲在了賀衍時的胸膛上。

發出咚的一聲。

賀衍時卻像是冇感覺般,隻是在雲舒的唇邊吻了吻,便抱著雲舒上車了。

等他從車裡鑽出來,臉上的溫柔蕩然無存,冷酷宛如地獄惡魔:“讓這幾個人長長記性!”

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讓三個人都慘白了臉。

他們並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都覺得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樂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億萬老公蜜愛小妻,億萬老公蜜愛小妻最新章節,億萬老公蜜愛小妻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